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泉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羊里仪封村名的由来  

2012-01-06 17:02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关于羊里和仪封村名的由来,在莱芜的一些史料中都能找到有关资料。在此,仅摘取《村庄》一书中的有关资料来分析。
    对羊里名源的认定是:因此地为西晋名将羊祜封地,俗称羊祜故里,故名羊里。并续语:羊里距寨里6公里,是崇尚礼仪之村。可以说,“崇尚礼仪”的载述,反映了历史实际,映衬出了羊里村名的本质特征。但是,“羊祜故里说”却是有悖于历史实情的。
    羊祜是晋武帝最宠爱的一位贤臣名将,为官授爵的历史,在国家经典文献中都有详实的记载。他一生中仅享有两个爵位封号,一个是钜平侯,另一个是他至死坚辞不受的南城郡侯。这都是他在汉江地区的历史足迹,与莱芜的羊里毫无关联之处。试问,何时何故出来的“羊祜封地”和“羊祜故里”呢?显然,这是在攀附思维作用下,人为制造出来的不实之言。
    羊祜是公元278年在荆州病逝的。史书中有这样的记载:荆州的百姓们听到羊祜去世的消息,都为他罢市,在里巷里聚在一起哭泣,哭声接连不绝。又载:羊祜喜欢游岘山,襄阳的百姓们就在岘山上建庙立碑,一年四季祭祀,望看这座碑的人没有不落泪的。所以,人们称这座碑为堕泪碑。由此联想到莱芜,如果羊里真是羊祜的故里,那么,素有“崇尚礼仪”之名的羊里父老乡亲们,知道了羊祜病逝的消息后,会怎样寄托哀思之情呢?是悄无声息、无动于衷呢?还是像荆州、襄阳的百姓那样表达心中的悲哀?可以肯定地说,是后者而不是前者。但是,事实并非如此。在羊里,既找不到百姓们寄托哀思的文载,也看不到父老们表达缅怀之意的实证。这一有悖于“崇尚礼仪”的客观实情,表明了什么呢?表明的不是羊里乡亲们的失礼,而是对“羊祜故里说”的一种无言否定。
    当然,“羊祜故里说”虽属不实之言,但不可视为空穴来风。此用典,起因于“羊故里”、“羊古里”及“羊古古里”等民间传说。这些传说,都是借字表音,而不是此地的本称。此地域的本称是“扬古礼”,意为弘扬古礼之地。“扬古礼”可简称为“扬礼”,而后演变成了“羊里”。所以,羊里的本称即“扬礼”。古人将此地定称为弘扬古礼之地的标志物,就是大增庄至今保存的刻有“圣旨”的“辉彰彤史”碑。有文将此碑解释为“节孝碑”,说是民间推荐皇上授点,为黄殿扬之妻所建。这些解释,既不符合立碑的旨意,也不符合碑文的表意。碑文“辉彰彤史”所表何意?辉,辉映,映射之意;彰,彰明,彰善瘅恶之意;彤,红色,也即赤色。赤,代表诸侯色彩(朱代表君王色彩)。由此可知,这是一座“辉映彰善瘅恶礼仪色彩史碑”,也即“弘扬善事,惩除罪恶”的标志碑,可简称为“扬礼碑”。碑中所刻“圣旨”二字表明,此碑绝非为一般民风民俗之礼而建,更不是为朝廷某位官员之妻而建,而是为一件牵动国家礼仪的大事,惩罚危害国家利益的罪恶而建,而此礼仪大事与此地域密切相关。
    何朝何代在此地域中发生过与“扬善惩恶”有关的国家大事呢?追溯历史,可以从先秦时代找到实证。公元前660年,鲁僖公继国君之位。继位的前两年中,鲁国发生了一件与“扬善惩恶”密切相关的重大事件,即庆父叔牙“弑君乱鲁”事件。这次事件,震惊了齐鲁朝野,牵动了列国诸侯。在处理这一事件中,最大的功臣就是时任大夫的公子季友。“扬礼碑”所彰明的“扬善惩恶”之礼,其具体所指,就是季友“截乱安国”之善举。也因之,鲁僖公将此汶阳田地域加封给季友为采邑。
    关于仪封名称的由来,《村庄》中有如此载述:建村前,此处有一巨槐,名叫九枝槐。树上有九窝蜂栖息,凡有外敌入侵,群蜂听到鸣钟报警,就千百云集,扑向敌人,保卫居民。因此,人们称为“仪蜂保”。建村后,用“义蜂”、“仪封”。此载,为探讨村庄名源做出了正反两个方面的提示。其正面提示是,用谐音取村名,此可谓有益的提示。用谐音取村名,在莱芜各镇都可找到实证。所以,探讨村庄名源,不可忽视了这方面的分析研究。所谓反面提示,即用神话传说来解释村庄名源。这种做法,既不可取,也不可信,不仅探讨不到村庄的真实名源,而且还会把村庄的本来称谓搞得面目全非,更加难以探寻。
    分析仪封之称,有其明确标音,也有其实质性表意。所以,这是个地域本称,而不是借谐音取名。仪封的表意,即贺仪之封,是说此地是一个贺仪之封地。仪封可称谓“赠封”,也可称谓“加封”,是对有功者的赏赐。此地仪封与何人?因何事而赐封?从《东周列国志》一书中可以找到具体答案。
    书中有这样一段载述:季友败莒凯还,僖公亲自迎于郊,立为上相,赐费邑为之采邑。季友曰:“臣与庆父叔牙并是桓公之孙,臣以社稷之故,鸩叔牙,缢庆父,大义灭亲,诚非得已。今二子俱绝后,而臣独叨荣爵,受大邑,臣何颜见桓公于地下?”僖公曰:“二子造逆,封之得无非典?”季友曰:“二子有逆心,无逆形,且其死非刀锯之戮也。宜并建之,以明亲亲之谊。”僖公从之,乃以公孙敖继庆父之后,是为孟孙氏,食采于郕。以公孙兹继叔牙之后,是为叔孙氏,食采于郈。季友食采于费,加封以汶阳之田,是为季孙氏。此载中的“加封以汶阳之田”,就是指的这一仪封之地。
    “三家并建”和对季友的“加封”,既彰明了典章之“法礼”,也体现了亲亲之“情礼”。好的得到了表彰,恶的得到了惩罚,这正是“扬礼碑”的内容所在,是“辉彰彤史”碑文的本质所在。由仪封村的定名,推及到增家庄的名源,两村同处于“加封”之地带,所以,增家庄的本称理应是“赠家庄”,表明它是建于“赠封”之地的一个村庄。
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